文学
妈妈的一餐饭

发布日期:2014/3/18

妈妈的一餐饭

北衙公司  范慧兵

      母亲总是以一餐美食迎接我回家。

      出门远了,母亲的期盼跟随了一路。多年的东奔西走,不自觉地滑入一种随遇而安的状态,但是对于家的渴望,对于母体温暖而安全的臂膀,却在母亲的一种朴素而简单的方式中得到慰藉。

      伴随着成长,每个人都走过很多地方,尝遍天下美味,而每个人有着童年真正的美食和最初的味觉记忆,那就是母亲亲手做的饭菜。

      从儿时放学回家就闻到母亲的饭菜香,到上大学放假回家时母亲酿的甜酒,我不能割舍和欠母亲的,实在太多太多。然后要等到何时才能让母亲安静地坐下来,尝一尝我为她做的一顿饭、蒸几个热腾腾的馒头?这几乎成为我离开家以后的一种梦想。

      母亲带着我从遥远的童年上路,跋涉生活。母亲的童年和我的童年,是不能在同一坐标里重叠的,但是却都在记忆里,因父母的那一代对于生活的抗争而四处辗转,一次次的面对未知和陌生。这是一种同样的命运在不同生命个体里的轮回和更迭吗?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我需要用自己当下的一切来肯定和感恩母亲他们多年的奔波。

      母亲经历的太多了。在我们离开家后,由于父亲身体每况愈下,她便独自面对来自家庭的一切。但是,母亲并不否定这一切,因为,在她含泪的笑里,有儿子的存在。于是,母亲变得更加宽容和坚强——因为她知道,她需要用宽容和坚强来支撑儿子的一生。在母亲眼里,儿子们的成长,远远大过于她所承受的一切不幸。

      在云南想到母亲就那样在老家慢慢衰老,皱纹渐渐爬上额头,我的心里很不是滋味。母亲的操持,成为我生活的必须。每次回家,母亲总会在家门口等我。我走来,她踮起脚尖,远远的对着我微笑挥手。又是一年春节时,从机场中走出,昆明的阳光洒下来,如同一道白色的玻璃门。仿佛在拥挤的人潮中,母亲面带慈祥的笑容,伫立在我面前。

      一回到家,从母亲的笑容里,我知道她一定早在家里准备了满桌的饭菜,等他远方儿子的归来。在饭桌前,她又能和自己的儿子面对,那样的贴近,如同出生前,他在她的身体里,和她共同呼吸一般,延续着她生命的一切。


状元红心水高手论坛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