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
信心与坚守

发布日期:2014/1/26

信心与坚守

——读《历史是个什么玩意》有感

资源公司  李 炜

      《历史是个什么玩意儿》以诙谐、幽默的语言和视角重新诠释中国史和世界史,将那些原本枯燥乏味的历史段落变得趣味横生,将原本趣味横生的历史段落变得精彩绝伦。文风新颖特别,措辞犀利,锋芒毕露,一针见血,幽默风趣。其作者袁腾飞被网友称作“史上最牛历史老师”,而他却说自己是最普通的中学教师。其实,他是北京海淀教师进修学校高级教师,《百家讲坛》里“两宋风云”的主讲老师,也是我最喜欢的老师。他的书《历史是个什么玩意》如沸腾的熔岩,锦绣莲花般的情景瞬间能炸开我的思想,让我对“可敬的汉唐,可怖的明清,可爱的两宋”浮想联翩。“如果学宋词,就跟苏东坡和辛弃疾学,学好了可以干掉方文山和林夕。”“愤青抵制日货不够,应该抵制日语,他应该说古汉语才对。物理是日本话,化学也是日本话,愤青要创一个词代替物理和化学的词,编一个?”“骑兵打步兵,那不跟德国队踢中国队似的吧,我想进几个球就进几个球。北京奥运会我给你留点脸,我5分钟进一个,我不给你留脸半分钟就进一个,180比0。”……读着读着,我不禁笑了起来,原来历史竟是如此引人入胜,却不似学校里那般呆板、枯燥。书中引用宋朝学者张载的话:“为天地立心,为生灵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这番箴言,字字珠玑。如果一本书可以让人反省、明理、治病、正心、致用,那它一定是本好书。读此书时,恰逢出差北衙矿山,不禁有所感悟。

      一回北衙,一回娘家,光阴倒转。赵大哥、张医生、谢主席、李主任、段姐一串熟悉的名字……让我觉得所有青春的故事都不曾走远。可当朱坤、小川热情地斟满“北衙的酒”站在我面前时,我百感交集。2005年,我本科毕业的时候,背着一大包行李,一手提着撮箕,一手夹着折叠床,就这样踏上了北衙的土地,开始了职场之旅。那个时候罗平还是刚毕业的小会计,现在已成为北衙公司的总会计师;符礼昊见到医院的小护士还会害羞地脸红,现在已经是长安金矿的副总经理。他们的孩子也都会走路了。

      歌曲里唱到“哪怕是野火焚烧,哪怕是冰雪覆盖,依然是志向不改,依然是信念不衰”。面对这杯满怀热诚的酒,我难免有点缺少一份抒发“过来人”心得的勇气。8年的时光,当年的兄弟姐妹,有的现在已步入小康之家,平安幸福;有的已成为矿山领导,功成名就;有的发了财做了富二代的爹;也有的离了婚,生活并不如意。借着出差的机会到曾经奋斗过的地方再次看望老朋友,心中荡起无尽的涟漪。

      怀念在北衙2000吨建设项目上工作的时光,和师傅们一起割过钢板、焊过钢筋,青涩的背影曾被北衙的阳光定格在泥灰交裹的选厂上。横亘着八年的时光。那个时候我称为梦想的,今天或许会被笑称为空谈;那个时我喜欢去鸡鸣寺和小伙伴们自助烧烤,而今天的毕业生习惯在淘宝、易趣中隐介藏形;那时的中国正豪情万丈地筹备着北京奥运会,而今天这个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还在苦苦寻找着那点房地产迷失后的幸福。

      八年时光,中国到底走了多远,云金到底走了多远,我们到底走了多远?存放青春记忆的半岛铁盒还在余音缭绕,如同袁老师书中历史长河里的黄尘古道、烽火边城。时空的变幻更让我心系北衙4000吨、3000吨这些拔地而起、创造新历史的项目。今天的北衙,有着远比我当年更优越的条件,更舒适的环境,更专业的老师,营造出了更高的起点。

      站在这样高的起点,我想云金人不缺前辈专家的荫庇,更不少天涯月明、拂衣五湖的熏染。铁锤、罗盘、放大镜,钢筋、水泥、氰化槽构成了我们这群人生命中最为激荡的青春时光。似乎不需要提醒谁,未来的繁琐将如何去消磨这份激情与绚烂;也不需要告诉谁,人生将以怎样的平庸世故,消解曾经的万丈雄心;更不需要告诫谁,走入社会,要去如何在圆滑与现实中趋利逢缘。只不过这些年来看到的、经历到的,让我唯一忧心的是当下的青年已经缺乏信仰,缺乏信心了。想到书里讲的南宋于崖山海战战败后,丞相陆秀夫背着小皇帝跳崖,十万余壮士,宁死不屈、投海殉国,那是何等悲壮。在此之后中华“尚武”的精神被蒙元的残暴统治肢解地分崩离析、断壁残垣,甚至中华的文脉也被野蛮暴力摧枯拉朽,这是何等的悲哀。虽然今天的世界,“和平”是主流,但如果我们失去信仰、失去信念、失去信心,那这个民族的前途是危险的。

      当年轻的心不再相信真金需要火来炼,不再相信梦想需要奋斗,不再相信蓝图需要实践,不再相信规则大于潜规则,不再相信学场有别于官场,不再相信学术高于权术,不再相信风骨胜于媚骨……这个民族将没有希望。当眼里看到追求级别的越来越多,追求真理的越来越少;讲待遇的越来越多,讲奉献的越来越少;大款越来越多,大师越来越少;谈现实的越来越多,谈梦想的越来越少,这个国家将没有希望。

      也许有人会说,你那么高的调子,那我们究竟该坚守什么?相信什么?我想用我步入职场在云金公司的见闻来回答:从2001年产值一千多万到去年利润13个亿,在10年被列入黄金矿产十大企业、黄金经济效益十佳企业、黄金销售收入十大企业,并在云南今年工业企业营业收入排名中以109.54亿元位列第19位;在调正结构、深化改革的这八年间,云金集团以基层员工为重,不断调民心、查民意、走群众路线,利用各个口发动集体的力量,谋之所福、施之所长。在这里我想说的是,一支“为天地立心、为员工谋益,纳百川之流、铸和谐之业”的队伍生命力是强大的,能量是强大的,是值得我坚守和信任的。因为无论在任何时代、任何行业,问题总会存在,我们有不曾有的机遇,也会经历不曾有的挑战。这是社会规律,也是历史规律。这让我对云金集团充满信心。

      其实任何经济体都有涨跌,任何事物都有兴衰。拿破仑时代从铝矾土中炼出的铝,成了帝王无比奢华的桂冠,而价值连城的木棉袈裟,出土时却已经成了朽败破损的烂棉袄。可喜的是,书里也让我看到了自有人类之时,云金人最熟悉的“黄金”就从未在人类的记忆中有过丝毫的淡化。书里讲到马可波罗的错误:他来中国看到了数不尽的黄金白银,从而燃起西方对中国的向往——其实他在中国看到的并非黄金白银而大多数是琉璃瓦,因为中国历来不是一个盛产黄金的国度。这说明他不专业,也说明中国人对黄金的热爱古已有之。这个幽默的错误从侧面却可以看出古往今来,只要是“镶上”金的,就是值钱的。的确,黄金无论在金融市场、货币市场还是各个民族对它的追捧和狂热中都已被奉为高贵和财富的象征。它无与伦比的独特性质和优势让其在历史的长河中独领风骚。它经久不衰的光芒,是其他经济体难以比拟的。这就是经济规律也是历史规律。这让对我黄金这个行业充满信心。

      然而我知道,一时间黄金价格的聚变使一些人人云亦云对黄金失去了信心,从而对黄金行业、对黄金企业失去了信心。抱怨、跳槽也在所难免。但是当困难站在你我面前时,我们会不会因为心灰意冷而变成“精致利己主义”者,成为八面玲珑,世故老道,见利忘义,随波逐流的职场达人?我在北衙工作时的一位老厂长,他像铁人“王进喜”一般为捡水管钳跳进水槽的那一幕让我至今无法忘记。他曾特认真地对我说:“这个社会需要的,不是青年人的适应,而是青年人的坚守。”

      有人说犹太人是最有智慧的民族,有人说印度人是缺乏灵魂的民族。而中国人,从来不缺少智慧,但是否有前途,或许更多的决定于我们对灵魂的坚守,对我们信念的坚守、对我们文化的坚守。也正因此,我们才讲“多难兴邦”,我们才去玩味这一方红土滋养我们的泥巴味。其实无论白发耄耋还是童颜弱冠,当横经历史车轮的碾压后,能承压的,不因为王侯将相,不因为强悍霸道,更因为文化和文明,更因为信心和坚守。

      曾几何时,我们胸中还存有那份最初的梦想吗?“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是否还能在我们心中激起共鸣?看着北衙橱窗里那些发黄的老照片:一群面容清瘦的地质队员,器宇轩昂地屹立于青山白水间。我想,这应当才是我心里云金人的形象吧!是啊,倾听内心的呼唤,相信最初的梦想,这就是浩然之气、这就是信心的魅力。这样的人时刻闪烁着光芒,这样的人生,充盈而丰富,这样的信心成为你我未来“梦”的分量和质量。这是袁老师给我的启示,也是《历史是个什么玩意》给我的能量。遥想多年以后当我们拨开历史的风沙,回看曾经站立过的地方,那里蕴藏着最初的美好、坚守的信念,那些嘻笑怒骂,纵意人生,和着我们翠色含烟的青春,一同绽放在记忆深处。


状元红心水高手论坛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