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
矿山的月亮

发布日期:2012/11/16

矿山的月亮

小水井金矿  邓小川

      从楚雄市坐车,经过六个多小时的颠簸,终于到达了目的地——小水井金矿。

      我下车的时候,月亮已经升起来了,四周被洒上了一层薄薄的银光。旁边的活动板房里还亮着灯,那是在加班的工作人员;路边的石头上坐着几个闲谈的人,不时传来一阵爽朗的笑声;草丛里,不知名的虫子在奋力地唱着歌……一切显得那么自然,那么祥和。这是小水井金矿给我的第一感觉。

      后来我知道,小水井的夜晚都是这样的。一样的自然,一样的祥和。

      由于离市区较远,交通不便,这里基本没有什么娱乐。有的,是大自然赐予的群山环抱,是清风的爱抚,是树木的苍翠,是鸟儿的欢叫。

      晚饭过后,我沐浴着漫天柔和的晚霞,向不远处的堆场走去。堆场边是一道悬崖,下面是蜿蜒的礼舍江,对面是连绵不绝的哀牢山。没事的时候,我经常到悬崖边来,享受那清新的山风。

      老远,我便看到一个人坐在悬崖边的石头上。我纳闷了,这是谁呢,平时这里是很少有人来的。

      走近了才看清,那是矿山的老工人张师傅。他正眺望着对面的哀牢山,在想着什么。我走上前去,冲他微微一笑。他看到是我,对我点点头,显然对我的到来也很吃惊。

      我递上一根香烟,帮张师傅点上,和他并排坐在石头上。

      “张师傅,你在这干嘛呢?”我问。

      张师傅依然看着远方,“我在等月亮出来呢,看到对面最高的那座山峰了吗?月亮就是从哪里升起来,我家就在那座山的后面。”

      我顺着张师傅指的方向看去,“肯定是想媳妇了吧。”我打趣道。

      张师傅看看我,又看向远处的山峰,“是啊,哪能不想呢。”沉默了片刻,他说:“我结婚十多年了,由于工作忙,加上路途远,我很少回家。一年在家的时间加起来也不超过三十天。”

      “呀,那家里的那么多事都是嫂子打理,她一定很贤惠吧。”

      “那是当然咯!”张师傅脸上突然堆满了自豪之情,“家里还有两个娃,一个上初中,一个上高中,今年就要考大学了。还有家里的田地、牲畜,都是我媳妇一个人照管。我每次回家看到她把家里家外打点得妥妥当当,心里有说不出的幸福。”

      听到这,我有点佩服张师傅的媳妇了。“那你一年就回去那么几次,回去也不多住几天,嫂子舍得让你走啊?”

      “舍不得也得走啊。矿山事情多,我呆在家里不放心呀。每次回家她都要给我装几大罐子她自己腌的咸菜,说矿山伙食不好,没胃口的时候夹点开开胃。要给我塞几双她自己做的布鞋,说自己做的鞋暖和。她每次把我送到村口,叮嘱我一声路上小心就头也不回地往家走。我知道,她是怕我看到她流泪,怕她会控制不住自己不让我走啊。”

      这时,夜色已经悄悄地降临了。

      一轮皎洁的月升起来了,照在巍峨的矿山上,显得那么圣洁那么温暖。张师傅呆呆地看着月亮升起来的地方,借着月光,我看到他的眼眶里不知何时已经闪烁着泪花。

      忽然就想,这么多矿工背后不知道还有多少像张师傅媳妇这样的矿嫂呀。矿嫂们不就像这皎洁的月吗?用自己默默的光辉,照耀和温暖着矿工们的心。

      春秋易序,日月轮转。

      时代在进步,矿山在发展。矿嫂们对矿工的爱却是永恒的。

      矿山的爱情故事与都市的风花雪月相比,或许有些土气,有些过时了,但是矿山的发展壮大,矿嫂们的功绩同矿工们一样是不会被抹杀的,不会被遗忘的。矿工们在矿山上抛洒的是建设矿山的满腔热血,而矿嫂们流逝的则是那无价的青春呐。

      月亮升得更高了,我的心中也升起一种敬意,一种对矿山千千万万矿嫂、矿妈和矿山姐妹的深深敬意。我相信,我的矿工兄弟们在她们爱的感染和鼓舞下,一定会把矿山建设得更加美丽、富饶。


状元红心水高手论坛网址